■街談
  “限高留茬”
  不靠譜決策能走多遠
  為禁燒秸稈而對麥茬限高10釐米,安徽太和縣的這一舉措日前在網上引發爭議:因為限高增加了農機收割的成本,導致很多收割機離開,並引起種植戶的擔心,不少網友則批評麥茬限高系“拍腦袋的決定”。對此,當地回應,將會以補貼的形式降低農民的成本。
  (6月3日《南方都市報》)
  “限高留茬”的確給當地農民增加了經濟負擔。因為“限高留茬”,每畝田將增加六七十元的經濟成本。而儘管政策允諾每畝田禁燒可得到20元補貼以及因為成本的增加再可額外得到10元的補貼,但從目前的情況來看,補貼未必能落到每一個人手中。前者的20元補貼,當地環保局領導聲稱是補貼給購買農械的農戶。後者的10元則要通過所謂的驗收。也就是說,一畝田因為“限高留茬”增加六七十元的成本是肯定的,而一畝田能否獲得補貼30元,則尚待商榷。
  因而,儘管“限高留茬”出於推動環保的好意,但我們仍不得不推敲這一政策的合理性。從經濟學成本來看,“限高留茬”所帶來的影響,勢必難以激發農民的積極性。而熟悉基層的人們也明白,一項政策一旦脫離實際,難以調動農民的積極性,也就難以深入展開與推行。到那時,“限高留茬”的推行者,為了說服民眾以及說服領導,莫非要學習某些地區建“遮醜牆”的做法,在道路主幹道兩旁,出資建一片“限高留茬”示範區?
  必須重申的一個常識是:決策成效並非基於善的出發點就能收穫善的結果。基層政府制訂政策,不僅要考慮善的決策目的,也應多動腦筋思考決策實現的科學路徑。就制止焚燒秸稈而言,更加務實的做法,應是以善政來引導農民。既然規定了一畝田禁燒可獲20元補貼,那就實實在在地發放到民眾手中,而不要再增設其他多餘的門檻,影響民眾拿這一筆錢。因為既然是禁燒補貼,又與是否購買農械何干?把補貼落實到位,即是取信於民的體現。而這,毫無疑問比所謂的“限高留茬”更能調動基層農民對禁燒秸稈的支持。
  圍觀“限高留茬”一事,反思不能局限於事情本身的是與非。更需追問的是,這種荒謬政策背後的荒誕思維。“限高留茬”留給我們的啟示,不僅僅是關乎一畝地禁燒問題的解決,也同樣關乎基層決策是否貼近地氣。在利益訴求多元化的當下,同基層打交道,既要著力解決基層問題,更要關心基層民眾的所思所慮。拍腦門決策,搞類似“限高留茬”的決策,只能擾民心思,徒損政府形象,而於事無補。從這個意義上說,“限高留茬”提供了一種鏡鑒作用,它提醒所有基層決策者,當以此為鏡,照亮己身,少做拍腦門決策。 □晚報評論員 楊興東
  (原標題:“限高留茬”不靠譜決策能走多遠)
創作者介紹

新電視

zp95zprzu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