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是7月7日。就在中國政府和人民即將紀念全民族抗戰爆發77周年前夕,日本政壇吹來一陣陰風——安倍政府正式決定修改憲法解釋,解禁集體自衛權。
  歷史照進現實,現實反襯歷史。解禁集體自衛權是安倍上臺後一系列“向右轉”、開歷史倒車的動作之一,這也進一步印證了美國媒體的判斷:安倍是目前亞洲“最危險的人物”。
  安倍危險是因為,他在輿論上一直不停為“右翼”翻案,為日本軍國主義招魂。
  安倍上臺後大搞“歷史修正主義”,挑戰“河野談話”、“村山談話”,還先後到硫磺島和緬甸祭拜二戰陣亡的侵略日軍。這一切都指向一個目標:否定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勝利的成果,挑戰戰後國際秩序。
  安倍危險是因為,他在整軍備武,試圖讓日本的軍旗再度出現在日本列島以外地區。
  安倍政府去年底成立國家安全保障會議,通過特定秘密保護法;首次制定國家安全保障戰略,出台新武器轉讓三原則,年內將重修“日美防衛合作指針”;安倍甚至不避嫌,坐進了編號為“731”的戰機;日本自衛隊演習不斷,演練大規模“奪島”。
  安倍危險是因為,他從法理上為其右翼行徑尋找支撐,打碎限制日本開動戰爭機器的“所羅門的瓶子”。
  上臺後,安倍在種種場合提出了修憲“路線圖”,試圖修改“和平憲法”第九條。為此,安倍先是試圖降低修憲門檻,遭民意反對後乾脆繞開修憲程序,通過區區一紙內閣決議案就“暗度陳倉”。
  美國《外交政策》雜誌網站發表題為《不誠實的安倍》的文章感嘆,改變戰術的安倍根本不尋求立法授權,直接要求內閣接受憲法解釋,使憲法第九條成為空話。
  安倍危險還因為,他把“向右轉”視為“使命”。
  安倍曾在自己的書中坦言:“我的政治DNA更多地繼承了岸信介的遺傳。”安倍外祖父岸信介是二戰甲級戰犯,是操縱成立偽滿洲國的“五人幫”之一。戰後當上首相後,岸信介讓日本政治風向迅速右轉。德國《明鏡》周刊曾著文一針見血地指出,“隔代遺傳的安倍”要高舉右翼“民族主義”大旗。
  2012年底,安倍晉三就職前專門返鄉祭祖,明誓“我決心完成使命”;一年後,安倍有意選擇在就職一周年這個“特殊的日子”參拜靖國神社;如今,在7月1日日本自衛隊成立60周年這天,安倍內閣正式閹割和平憲法,解禁集體自衛權。安倍在一步步地履行其所謂“使命”。
  安倍危險更因為,他擅長矇蔽日本國民,欺騙世界。安倍的伎倆大致有:
  其一,粉墨包裝,打出“積極和平主義”旗號掩蓋種種鷹派動作。
  其二,巧舌詭辯,拋“侵略定義未定論”模糊歷史認知,把參拜供奉有二戰甲級戰犯的靖國神社說成是“為戰亡者祈褔”。
  其三,惡人先告狀,製造並炒作中國軍機“異常接近”日機,炮製所謂“火控雷達照射事件”。
  其四,迎合美國“亞太再平衡”戰略,藉機渲染“中國威脅論”,拉攏其他國家圍堵中國,打造對華包圍圈……
  安倍再度執政不過一年多,就從輿論上、法理上、實踐上突破了諸多日本政治“禁區”和“紅線”,做成了戰後一些右翼勢力想乾而沒乾成的“大事”。由此,安倍奠定了日本右翼“旗手”的地位,甚至大有綁架日本政治之跡象。
  世界在憂慮。《福布斯》雙周刊網站日前一篇文章指出,日本放棄和平主義,“對日本和亞洲來說,這將是個悲慘的錯誤”。
  從全球視野看,東亞一個新的不穩定中心已隱然生成。如果安倍政權的右翼列車一路狂奔剎不住車,二戰後奠定的亞太秩序將經受嚴重挑戰,地區和平與穩定堪憂。美國《華爾街日報》稱安倍為亞洲“最危險的人物”,並非危言聳聽。
  新華社記者吳黎明
  吳黎明  (原標題:安倍為何是亞洲)
創作者介紹

新電視

zp95zprzu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